• 2016-05-25
  • 人物专访
  • 马遥 北大国际合作部记者团
  • 1247

2016年,是“十三五”的开局之年,也是一个重要的调整之年。在经济改革进入攻坚期的历史新阶段,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与可能面临的问题值得每一个人关注。为此,笔者对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研究教授、渣打银行(中国)资深经济学家颜色和上海美国商会会长季瑞达(Ken Jarrett)进行采访,请他们分享自己对于中国经济现状及前景的看法。

1.png

中国经济增速趋缓,许多人对经济形势持一种很悲观的态度。颜色教授表示,“今年年初是恐惧心理最严重的时候,现在相比其实已经小多了,当然还有很多人悲观。我的态度是短期乐观,长期很乐观,但中期还有一定的不确定因素。因为经济转型很困难,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。”

很多人认为中国经济处在一个失衡的状态下,这是大家对中国经济信心下降的重要因素之一。“一般来说,人们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更多的依靠投资和出口拉动,称出口、投资和房地产是三驾马车,因此通常的看法是中国的消费相对不足,第三产业,也就是服务业相对不足,这是一般意义上的经济失衡。”转型,就是将服务业提升为经济发展的重点产业,促进新经济不断发展,从而引起经济结构的变化。

2.png

颜色教授在会上发言

一直带领美国商会致力于推动中美经贸合作的季瑞达先生,在商业领域明显感觉到经济转型带来的结构性变化。他认为,近几年中国的商业环境最显著的变化就是经济转型,“中国的服务业发展十分迅速,中国正在从出口经济转变为消费型经济体,这将激励更多创新的出现,也带来了更多的商业机会。”

在新经济崛起的同时,传统制造业面临着严重的危机。制造业一度是中国经济强有力的动力引擎,但是从去年的情况来看,制造业严重缩水,很多传统产业走向衰败。颜色教授认为,新提出的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,不仅是为了推动新经济的发展,还为了解决传统产业面临的困境。“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动力已经很明晰,一是中高端制造业,一是现代服务业。所以,制造业还要继续发展,只是要经历从低端到中高端的升级。另外,要通过提升服务业水平,推动金融、咨询等现代服务业的发展。”

对于通常意义上“经济失衡”的说法,颜色教授是有质疑的。——“这只是一个通俗的说法。能否构成中国经济的问题、它本身的状况是否如此,都有待进一步的研究。我个人认为不应该过度放大这个问题的严重性,经济运行有它本身的规律,发展到下一个阶段自然会有新的驱动力。中国本来就是制造业大国,将制造业和投资作为中国经济的主要推动力是无可厚非的。” 

3.png

在下行压力下谋求经济的平稳运行与发展,这对政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去年的中央经济会议提出,要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、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,以达到“稳增长,保民生”的目的。颜色教授对这一政策表示十分支持,他认为,这一政策在短期内是十分必要的。从可行性来看,中国有能力的实施这一政策。“很多国家的负债已经非常高了,但中国政府的负债并不多。国家用提高政府负债的方法促进经济增长,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”从必要性来看,颜色教授认为,“过去总是说要推行宽松的财政政策,但根本没有落实,所以现在实施更加宽松的财政政策其实非常必要。”

政策的提出只是第一步,更重要的是具体的操作方法。颜色教授表示,在具体实施中政府要考虑很多问题,比如主体是中央还是地方、投资什么样的项目等。“魔鬼总是在细节当中”,颜色说,“财政政策不一定继续搞铁、公、基,我们需要转换投资的思路,转向一些新的经济增长点。”谈到具体投资的问题时,“首先要引进市场的力量,使投资变得更有效率。另外,现在有些人关于中国投资过剩的论调其实是错误的,我们要认识到,中国的投资是远远不足的,需要投资的地方有很多。比如地下管网,城市的地下管网目前状况很糟;再比如社区建设,超过千人的小区应该有一个设备齐全的操场、一个图书馆,但是目前这样的社区很少。这些地方都值得投资,基础设施并不只是铁、公、基。”

4.png

颜色教授(中)和与会学者亲切交谈

5.png

在全球经济深度融合的趋势下,中国的对外开放也走向“力度更大”“层次更高”的新格局。如今,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传统一进一出式的对外开放“单车道”已经不能满足我国与世界经济合作交流的需求,打造陆海内外联动、东西双向开放的全面开放新格局,推进“双向开放”的需求变得十分迫切。“双向开放”的核心是构建广泛的利益共同体,实现与世界经济的互利共赢。

中美的经济合作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,季瑞达先生认为,“中国经济更加积极开放,为经济合作提供了更多的机会,也打开了更多行业的前景,对于中美经济合作能起到积极的驱动作用。”

6.png

季瑞达先生在会上发言

但是,在中国经商对于外商来说依然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季瑞达先生将挑战总结为四个方面:一是中国经济发展速度趋缓;其次是经商成本增高;第三是竞争更加激烈,尤其是来自中国企业的竞争压力;最后是来自政府的政策压力。要应对这些挑战,季瑞达先生认为,从企业方面,“要尽可能的提高企业效率,有效利用各种资源、资金以及人力,提高个性竞争力;还需要了解消费者的需求。更重要的是,企业要密切关注中国政府的政策,如果政策有明显不足,要通过商会与政府进行协商,促进政策的调整。”从政府方面,他希望“中国政府在监管方面的一些调控政策能更加透明,保证中外公司的政策透明度是同等的。此外,政府应该加强对于互联网的产权保护力度,并逐步减少对金融服务、行业和资金流动的限制。”

虽然外商在中国发展面临着诸多挑战,但是季瑞达先生还是鼓励人们来中国开展事业,他相信人们会在中国有所收获。“这里(中国)充满了机遇,人们常常会问我,‘现在来中国是不是一个好时机’,而我的答案都是‘yes’。”

7.png

2014年,李克强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首次发出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的号召;2015年,他在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这一政策。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,推动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“既可以扩大就业、增加居民收入,又有利于促进社会纵向流动和公平正义”。这一政策在另一方面还鼓励营造创业创新文化,强调“让人们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,更好地实现精神追求和自身价值”。

这一政策在社会上的反响很强烈,收到了良好的效果。尤其是年轻人,愈加成为创业大军的主力,季瑞达先生和颜色教授对此都表达了赞成、鼓励的态度。季瑞达先生说:“我非常赞成年轻人勇于冒险、积累经验。创业是未来商业领袖的必经之路,是年轻人走向成功的一条林荫大道。”颜色教授也认为,“现在的年轻人在创业方面表现的十分积极,体现了一种开拓性的企业家精神。有些同学一毕业甚至还没毕业,比如光华的学生,就已经开始创业了。”但在这股创新浪潮中,也有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。颜色教授指出,“创业的人很多,在街头摆个馄钝摊子也能称作是创业。但是真正的创业要以技术创新为基础,创新创业要结合在一起。我认为,我们应该推动以创新为基础的创业。”

8.png

季瑞达先生接受记者采访

展望2016,我们有理由期待中国经济变得更开放、更积极、更具活力,我们同时也有信心未来中国经济将在转型中应对挑战、抓住机遇,促进自身的平稳运行与发展,带动世界经济的创新与进步。

0.png


【背景资料】

【1】颜色: 北京大学应用经济系研究教授,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从事本科、MBA的《宏观经济学》、《中国经济专题》和博士生的《经济增长专题》、《经济史专题》以及国际合作部、高层培训项目等课程的教学工作;担任SSCI期刊“Australian Economic History Review”的副编审。颜色教授曾获得北京大学教学优秀奖和光华管理学院教学一等奖,在经济史、发展经济学、宏观经济学和中国经济问题方面的研究受到国内外同行的广泛关注。   【2】季瑞达(Ken Jarrett): 季瑞达先生自2013年起担任上海美国商会会长,此前一直担任安可顾问(APCO Worldwide)大中华区董事长,安可顾问是一家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全球公共事务咨询机构。季瑞达先生在2005至2008年间担任美国驻上海总领事。在他26年的美国外交服务职业生涯当中,季瑞达还曾担任美国驻香港副总领事、美国华盛顿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办公室主任、美国常驻纽约联合国使团政治官员等职务。他还曾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担任美国馆董事会主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