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7-10-09
  • 人物专访
  • 新华国际 / 孙萍
  • 289

这几天,美国人何立强(英文名约翰·霍尔登)一直关注着在华盛顿举行的首轮中美社会和人文对话。

1.jpg

现年65岁的何立强,曾长期担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。在为中美政治、经济交流贡献多年后,他三年前在北大燕京学堂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归宿,成为中美人文交流的积极实践者。

9月29日,2017年度中国政府“友谊奖”颁奖大会在北京举行,何立强是获奖外国专家中的一员。

从40多年前在斯坦福大学研究中国清代诗人叶燮,到如今在燕京学堂创办的“中国学”专业开花结果,何立强的40年“中国学”历程,是中美两国关系日益密切在一个美国人身上的缩影,也是中国站起来、富起来、强起来的奋进历程在一个外国人眼中的缩影。

“来到北大是一个特别正确的决定”

燕京学堂位于北京大学静园,灰墙红门的建筑显得质朴典雅。每到春天,院子里紫藤花开;到了秋天,银杏叶萧萧而下。

2.jpg

2015年9月12日,燕京学堂举办首届开学典礼。这一届学生共有96人,来自32个国家和地区,其中72名国际及港澳台学生来自哈佛、普林斯顿、耶鲁、斯坦福、牛津、剑桥等世界名校,24名学生来自北大等国内高校。

那天,何立强很激动,因为他精挑细选的优秀年轻人终于来到北大。身为燕京学堂副院长,他主管招生工作,为此大半年都在空中飞,动用了自己在美国和欧洲的所有人脉。

2014年4月,接到北大参与创建燕京学堂的邀请时,何立强没有丝毫犹豫。对于自己的这位“创业伙伴”,燕京学堂院长袁明满怀感激。她说,何立强很沉稳,他顶着一开始的一些非议,顺利完成了首届招生,他的从容淡定也许与他见惯了中美关系的大风大浪有关。

北大方面看中的是何立强的跨文化、跨领域背景,特别是他对中国的了解和喜爱。何立强是美中政治、商务和民间交流领域的资深人士,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担任了7年会长,在中国前后工作近20年。

何立强大半辈子都在经商和从事民间外交,但他一直梦想有一天能教书育人。他非常关注年轻人的发展,渴望将自己在太平洋两岸穿梭的经验与年轻人分享。在担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期间,他发起中美青年领导者论坛,为中美两国的青年人才搭建了一个对话平台。

3.jpg

燕京学堂设有“中国学”硕士学位课程,申请就读的学生必须对为何来北大学习“中国学”拥有清晰认知。何立强举了一个例子:“一个申请人说,他一直研究欧洲问题,而欧洲问题和中国问题越来越紧密交织,因此必须了解中国。这是一个典型的(合格)答复。”

如今,燕京学堂以“跨文化交流:聚焦中国、关怀世界”为办学目标,培养高质量的“知华派”,为沟通中国与世界搭建桥梁。

何立强这样自我定位:“问题的解决者,诚实的沟通者,双赢关系的缔造者。”

“要借他人之口来讲中国故事”

“千金散尽还复来”——这是何立强最喜欢的诗句,而作者李白是他最喜欢的中国诗人。

1971年,何立强开始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学习中文,后来在斯坦福大学获中国语言和文学硕士学位。他在斯坦福的毕业论文是翻译并论述中国清代诗人叶燮的《原诗》。

何立强有个老师是研究中国六朝时期的专家,从他课上知道了魏晋名士“竹林七贤”。何立强觉得自己在精神上与“竹林七贤”有相通之处,“我喜欢这种浪漫的气息”。

何立强还对道家思想推崇备至,尤喜庄子。“我觉得大自然非常玄妙,包含一种神秘主义。道教能够帮助人类在最宽广的维度中认识问题。”

1974年,何立强第一次来中国内地。这次经历让他产生了研究当代中国的浓厚兴趣。他从斯坦福大学毕业时,正赶上中国开启改革开放大幕。“我这个会说中文的美国人一下子就有了去中国经商的机会,可以直接参与中国的发展。”

4.jpg

近距离观察中国近40年,在何立强眼中,这个东方国度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人。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人变得自信、开放,眼界开阔。“中共十八大以来,中国人的自信心更是达到一个新高度,他们对下一个五年满怀憧憬。”

谈到燕京学堂开设的“中国学”,何立强认为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项目、一个有趣的尝试。他说,这门学科并不是要培养汉学家,而是要让学生在了解中国的基础上更好地思考世界。

“要让世界了解中国、消除对中国的误解,最好的办法是借他人之口来讲中国故事。而要做到这一点,就需要欢迎全世界的人来中国。”何立强说。

在燕京学堂就读的徐杨说:“何老师一直鼓励我们成为讲好中国故事的国际化人才。”

“帮助美国决策者更好地了解中国”

曾有媒体将何立强形容为“能够影响白宫对华政策的人”。这与他曾执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有关。

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成立于1966年,为推动美中建交和交流作出了很大贡献。1998年,何立强就任会长。他广泛联系中美两国政商人士和民间团体,创立了美中青年领导者论坛等一系列颇具影响的合作平台和机制。

5.jpg

何立强执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时,有一段时间中美关系暗流汹涌。中国当时申请加入世界贸易组织,遭到美国国会一些议员反对,何立强为此组织了强大的游说团体去说服这些反对者;2001年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后,美国国内有人散布了不少危言耸听的言论,何立强有针对性地对其进行了反驳。

“说我能够影响白宫对华政策,这有点夸张。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中国美国商会工作期间,我能做的是帮助美国决策者更好地了解中国。”何立强说。

经历风雨始见彩虹。何立强对美中关系前景保持乐观态度。他认为,美中之间的合作始终大于冲突,没有不能解决的大问题,即使暂时不能解决,也可以先搁置。在他看来,贸易和投资是美中关系的压舱石,这艘船“不容易翻”。